Dear温琼

很多作者的文字好似山川万物中最灵秀的一点,被妙人拾得,用锦心绣手加以点缀,再一步步送到人前,那是用层层绸缎拢着的无价宝,真容未至,光是有幸窥探到一丝一毫,便足以让人热泪盈眶。

反观一下,脑子里有一万八千个想法,能下笔的不过万分之二三,但奈何口钝笔糙,脑洞写出后发觉人物个个是街边随处可见的路人甲,动作语言如劣质提线木偶,毫无生机可言。

一言以蔽之:人除我佬,文笔万岁

胡言乱语

半夜想想,陆小姐可以说是个(在我看来)人生赢家,生父是威名显著的将军,生母是妙手回春的神医,两个养父一个是一国之君,一个是天下名将,自己有着天底下最美的容色,自小备受宠爱,武功谋略,只要是想学的,都会得到满足。

后来去了南面,尝了情爱的滋味,亦冷静的抽出过身,阴谋阳谋,一步步算着,把一切搅的天翻地覆,最终披了曾经爱人的名,坐上了南方的权力之巅,之后回归故国,以剜心的代价实现了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天下一统,己身成王。

相比之下某小姐就显得不堪了许多,相貌粗陋,天生愚钝,从小长在烂泥里,心里却还有向上的渴望——在他人看来,这只会衬得她更加可笑。

初别

颜煦幼时,奸臣当道,父亲成安帝势微又根基薄弱,只能暗中培养势力,明面上仍需要屈服于权宦,见了几个权臣总是很恭敬——往好了讲是皇帝对臣子和气,往差了说就是没能力和权臣对着干,所以不得不低下那颗高贵的头颅。
天子都是如此,后宫里的日子就更不好过,宫人们平日里个个都缩在自己所属的宫内,像一群瑟瑟发抖的鹌鹑,生怕一个不小心就丢了性命。母亲惠和后性子本就细致,打颜煦出生后更加谨小慎微,平日里的饮食汤药要亲自入口尝过才会给他用——听宫里的人说过,自己上面曾有一个哥哥,但未满三岁就离世了。对外声称是体弱多病,受了风寒去世,但母后宫中嬷嬷私下言语过——皇兄之所以早逝,是因为他们吃了不该吃的东西。
在颜煦印象里,自己决不能在母亲视线之外进食任何东西,哪怕是一杯水或者一块点心。有一次他实在嘴馋,背着母亲偷偷藏了些龙井酥,趁母亲忙于宫里事务,溜到了偏殿,刚想一饱口福,就看到母亲从帘帷后走了出来,两人好巧不巧的撞了个正着。
小皇子做坏事被当场抓包,又尴尬又害怕,脑子一热,把握着龙井酥手伸了出去:“母后,这是……我留给你的龙井酥,你尝尝,皮还没软呢!”
惠和后望着儿子微颤的手沉默了一下,蹲下身子接过龙井酥,放到嘴边轻轻咬了一口:“煦儿乖。”
小皇子见母亲没有生气,用手拉拉母亲的袖子:“母后,龙井酥好吃吗?”
惠和后柔声细语:“好吃。”
小皇子试探着说道:“那煦儿能少吃一点吗?就一点,煦儿以后保证不再犯错了……”
惠和后突然一把将儿子搂住:“不,煦儿,你没错,是母后错了。”她说的语气轻且浅,听起来倒像是一声叹息。
后来成安帝夺权成功,颜煦却早在几年前就被母后送出了皇宫。六宫之主明白自己身体早有旧疾,不可能护着儿子一辈子,更何况天家无手足,如果儿子自己不足够强大,万一未来成安帝有了新人,又不念旧情,她的煦儿没有亲生兄弟姐妹的帮扶,在宫中该是何等艰难?本来只希望儿子在自己眼前平平安安长大,但长远看来,让儿子离开,或许才是最好的选择。
颜煦离宫时,惠和后让幼弟程栎前来接应,她这弟弟天性自在,整日在江湖上来来去去,让他带着儿子出去闯荡一番,无论能否有所成就,想必都比在深宫内整日小心拘束要好。
颜煦当时尚不理解母亲的心思,只知道自己要离开皇宫,到另一个地方开始一段新的生活 。
在母亲的安排下,他跟着小舅舅,在宫城的东南角离开,惠和后并未带随从,只身来送儿子。这天她穿了紫色的刺绣长裙,玉簪隐在乌发间,美丽又不失端庄。
颜煦本要准备上车,看到前来送行的母亲,离别的伤感再次涌上心头,他转过身,上前几步扑到母亲怀里:“母后……”
惠和后笑着拍了拍儿子的后背:“好了,煦儿,该启程了,再不走日头就高了。”
颜煦用脸蹭了蹭母亲的脖颈:“母后,我什么时候能回来看你啊?”
“煦儿只要觉得自己可以保护自己想护住的人,就随时能回来看母后了。”
“真的吗?”“真的。”
程栎待姐姐和外甥话别完,向姐姐点点头,然后抖了下缰绳,马车便开始缓慢向前行驶,颜煦从窗边探出头,惠和后依然站在那里,带着颜煦熟悉的笑意目送着他们离开,那抹紫色在重重高墙下越来越小,最终消失在视线里。
那是颜煦对于母亲最后的记忆。

杂谈

昨晚看到阿颖的说说,突然意识到当年在网上认识的来自天南海北的小可爱们,比我小的都已经要步入大学了……感觉曾经的交谈还在眼前,一晃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啊……

负情绪

很不明白宿舍的某个妹子突然之间就对我树立起莫名的疏远是怎么回事……果然想的多活的累啊……
不过说句心里话感觉和那个妹子不是一路人就是了_(:з」∠)_

杂谈

夜半和小伙伴聊了一点事情,刚刚又看到一个太太的随笔,突然就很想写些什么。
一直知道自己是个懒癌患者,做事情七分天注定,三分靠心情,浑浑沌沌长到这么大唯一坚持下来的技能就是读和写,当然这也可能是生而为人仅存的一点的本能。但即便拥有这项技能,却也从未完完整整的写过什么东西,其中不乏客观的成分在,可仔细想想更深层的原因,大概是我实在缺乏写作的灵气和勇气。
从小因为家庭因素也曾被按着头囫囵吞枣读了不少的名著(虽然当时的我对那些内容一知半解),导致亲戚之间提起我总会说一些“从小就爱读书”之类的话,并且教育哥哥姐姐向我学习。很奇怪的是,那些夸赞的内容我已经印象模糊,却唯独对一件不相干的小事记忆犹新。
大概是放假的某一天,我的几个表哥表姐来家里做客,进了书房,看到我又在看名著,象征性的一人夸了几句,但二表哥没有,他一向对这些虚伪的夸赞不屑一顾。只记得他向我走近,问道:“在看什么书?”
年少的我很骄傲的把书的封面展示给表哥看:“《双城记》!”
二表哥点点头,又说道:“那你知道《双城记》里最经典的一段话是什么吗?”
我有些无措的低下了头。
二表哥道:“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年代,这是愚蠢的年代……在这本书的第一章。”
气氛有些尴尬,一个表姐出来打圆场:“妹妹这么小,怎么可能记住这么多,xx哥你也太强人所难了。”其他人随声应和,二表哥笑笑,没有再说什么,他们开始聊一些其他的事,这个话题就这样被一笔带过。
后来想想,如果当年身边能多几个像二表哥那样的人,现在的我也许就是另一番模样了。

感同身受TUT

清茗:

海鸟和鱼~


画的时候一直在想一个曾经的好朋友。

两个人那么好那么像。也不知道是谁变得越来越像谁。

现在已经再无联系了,虽然还在同一个城市上学呢。

非常非常理解《NANA》里娜娜和奈奈的感情。

女孩子之间的友情到底是怎样的呢?

提灯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