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温琼

杂谈

昨晚看到阿颖的说说,突然意识到当年在网上认识的来自天南海北的小可爱们,比我小的都已经要步入大学了……感觉曾经的交谈还在眼前,一晃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啊……

负情绪

很不明白宿舍的某个妹子突然之间就对我树立起莫名的疏远是怎么回事……果然想的多活的累啊……
不过说句心里话感觉和那个妹子不是一路人就是了_(:з」∠)_

杂谈

夜半和小伙伴聊了一点事情,刚刚又看到一个太太的随笔,突然就很想写些什么。
一直知道自己是个懒癌患者,做事情七分天注定,三分靠心情,浑浑沌沌长到这么大唯一坚持下来的技能就是读和写,当然这也可能是生而为人仅存的一点的本能。但即便拥有这项技能,却也从未完完整整的写过什么东西,其中不乏客观的成分在,可仔细想想更深层的原因,大概是我实在缺乏写作的灵气和勇气。
从小因为家庭因素也曾被按着头囫囵吞枣读了不少的名著(虽然当时的我对那些内容一知半解),导致亲戚之间提起我总会说一些“从小就爱读书”之类的话,并且教育哥哥姐姐向我学习。很奇怪的是,那些夸赞的内容我已经印象模糊,却唯独对一件不相干的小事记忆犹新。
大概是放假的某一天,我的几个表哥表姐来家里做客,进了书房,看到我又在看名著,象征性的一人夸了几句,但二表哥没有,他一向对这些虚伪的夸赞不屑一顾。只记得他向我走近,问道:“在看什么书?”
年少的我很骄傲的把书的封面展示给表哥看:“《双城记》!”
二表哥点点头,又说道:“那你知道《双城记》里最经典的一段话是什么吗?”
我有些无措的低下了头。
二表哥道:“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年代,这是愚蠢的年代……在这本书的第一章。”
气氛有些尴尬,一个表姐出来打圆场:“妹妹这么小,怎么可能记住这么多,xx哥你也太强人所难了。”其他人随声应和,二表哥笑笑,没有再说什么,他们开始聊一些其他的事,这个话题就这样被一笔带过。
后来想想,如果当年身边能多几个像二表哥那样的人,现在的我也许就是另一番模样了。

感同身受TUT

清茗:

海鸟和鱼~


画的时候一直在想一个曾经的好朋友。

两个人那么好那么像。也不知道是谁变得越来越像谁。

现在已经再无联系了,虽然还在同一个城市上学呢。

非常非常理解《NANA》里娜娜和奈奈的感情。

女孩子之间的友情到底是怎样的呢?

提灯少女